六四十八週年了

引述作者:「十八年過去了,不管我們各自的政治立場為何,我們不能忘了六四天安門事件,不能忘...

14 年前 - 我想我永遠也無法忘記十八年前的那一天。雖然在那之前幾天的新聞裡,已經看到從外地調進北京的大批解放軍進入北京(用外地的、與當地人民較少直接關係的軍警鎮壓人民運動,讓這些鎮壓部隊比較不會因為私人情感情而手軟,在這項鎮壓技巧上,大陸跟台灣的政府還真是有志一同!),準備對學生大開殺戒,但是六月四...

KarlMarxian Carnival 未分類

六四十八週年了

引述作者:「十八年過去了,不管我們各自的政治立場為何,我們不能忘了六四天安門事件,不能忘...

14 年前 - 我想我永遠也無法忘記十八年前的那一天。雖然在那之前幾天的新聞裡,已經看到從外地調進北京的大批解放軍進入北京(用外地的、與當地人民較少直接關係的軍警鎮壓人民運動,讓這些鎮壓部隊比較不會因為私人情感情而手軟,在這項鎮壓技巧上,大陸跟台灣的政府還真是有志一同!),準備對學生大開殺戒,但是六月四...

KarlMarxian Carnival 未分類

記者需要的是謙卑與

關於中天許姓記者報導的另一篇評論。確實,「我們似乎往往只能靠被動的評論反制媒體暴力,往後...

14 年前 - 究竟記者如何看待衝突?如何看待社運的暴力?當他們也身處在抗爭行動中,他們的眼界是只放在民眾與警察的肢體行動,還是他們更需要的是一種「感」,能夠引導閱聽人進入對抗爭行動的脈絡呢?

mornika│心內的窗 評論

發行人

OJ
這是我的個人報專欄,很高興認識大家!
收藏文章 485
訂閱人數 24
點閱人氣 20658 上升

OJ報的手機版

我參與的主題(/0)

沒有參與任何主題

熱門關鍵字

留言

    目前沒有任何人留言喔!